Blood_Sex_Booze

weibo: _啾啾叽
欧美: 漫威、汉尼拔、DC、POI ,etc.
游戏: 恶灵附身
长期占SW坑哈哈哈哈
杂食党 但尊重各位的CP爱好

不定期更新 :D
谢谢关注我的你们 <3

Where The Heaven We Are (二战AU,09)

Note:

我趁着周末来更文!!没看错伙伴们,更新了!

这张姥拉戏份多多足足哒,清水一更,有点希拉

胡媚去了前线,所以,只剩歪瓜一人QAQ,很快会见面哒!

悄悄告诉你们【猪波也会逐渐加入戏份(

稍微汇总一下❤: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没怎么练笔,变得有些渣渣,

还是祝阅读愉快=3=


1940年的末夏,渐渐入秋,柏林也开始阴霾霾的下起雨,和离开家乡小镇那日一样。

 菲利普撩开窗帘看到有水泡在院内积潦上游移,倏忽明灭。雨点敲击着房檐,尽管单调却似乎能洗去战争的味道,便也觉得安适...


【姥拉】放个图就跑=͟͟͞͞( •̀д•́)))

其实脑补了好久
小尤里安真的好像姥爷和短短的孩子/////
甜甜软软白白的而且是金头发
妈呀萌死了
去野餐 在草地上姥爷把孩子/短短抱起来转圈圈~


最后
拼完图孩子还是你的!!!漂酿的克劳迪娅酱 =3=

三号房&四号房(姥爷生贺甜饼<姥拉>)

Note:迟到的祝福!!!

姥!爷!生!日!快!乐!

刚下晚自习奔来发文;3;
文章短的要命…傻白甜到底!!
(不要嫌弃窝)

在驻地四号别墅的屋子里,巴西火热的阳光透过白色纱帘笼罩的落地窗洒满木质地板上,拉姆和比他高上快两头的默特萨克并排坐在沙发上,确切地说,是倚在默特萨克厚实的胸膛上,薄荷香波的味道钻进高个子男人的鼻子里。

“啊…Jogi教练绝对是故意的…”

默特萨克看着分房通知,烦躁地胡乱揉着自己的金发,把怀里的人儿搂得更紧,

“居然让咱们俩分房子睡,而且都是室长…” 他愤愤的指着白字黑字的'三号别墅室长--默特萨克'

“估计是为了…”拉姆拿过通知皱了皱眉头,“他总是怕大家赛前…”

“诶?怕什么?” 默特萨...

Inevitable Kiss 不可避免的吻(姥拉,DFB)

这是姥爷x短短哒❤


NOTE:

这周好忙,还是来更文~算作中秋的礼物吧

文章设置在2006年,青涩的两个人=3=

这是以前的文,微猪波、克勒,文章无敌傻白甜【注意】,好蠢呢

脑洞来自各个地方,

我淋漓尽致的体现了两个文章、两个风格(。

祝阅读愉快Q3Q


受了伤没法照常训练的拉姆一个人躲在酒店的房间里,安静地窝在纯白的绵被子里,左肘关节裹着厚厚的纱布。

阳光斜斜地穿过百叶窗洒在地板上,屋子里满是消炎药水和止痛喷雾的气味。


无事时再回想接近开幕式的那场友谊赛,他好像就只记得汗水,荷尔蒙,湿润的草地,摔倒时耳...

© Blood_Sex_Booz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