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_Sex_Booze

weibo: _啾啾叽
欧美: 漫威、汉尼拔、DC、POI ,etc.
游戏: 恶灵附身
长期占SW坑哈哈哈哈
杂食党 但尊重各位的CP爱好

不定期更新 :D
谢谢关注我的你们 <3

【恶灵附身】同居日常甜向(Sebjo)



Note:
第一次写恶灵附身的同人,游戏真的谜得我神魂颠倒,赛乔一生推。个人比较喜欢甜文,所以这个是日常夫夫同居文,首更多发一些吧,可以当做小甜饼享用。有时间就写,不定期更新。⸜(๑⃙⃘'ᵕ'๑⃙⃘)⸝⋆* 以后可能是NC-17吧,现在还没有肉呢。
希望能找到更多的同好小伙伴~ 祝阅读愉快么么






————————————————————————







“老天!” Sebastian凑近刺目的白色底光板,Joseph右臂的X光片贴在上面——三处枪伤,一处骨折。


他责备着自己不该贸然带着Joseph闯进毒贩的窝巢,当时枪声四起,他们近乎弹尽粮绝,终于挺到支援赶到,混乱中Joseph从高而陡的楼梯上跌落,Sebastian横抱起受伤的搭档,双臂微微收紧,快速的撤退出去。Joseph双唇紧闭,殷红浸透他的衬衫。

万幸的是弹片已经取出,没有更严重的出血,Joseph的胳膊也被包扎固定好了。

大夫提醒Sebastian道,“这位警探需要有人照顾,重要的是避免伤口感染,还有减少对骨折处的搓动。伤口前两周要48小时换一次药,在家或者在医院都可以。”

Sebastian点点头,拿着单子到取药处拿上Joseph需要的消炎药片、止疼药、消毒药水、纱布棉签之类的,大步迈进急诊室。他看到Joseph正披着毯子坐在治疗床上,右臂被裹得严严实实,左手捏着黑色细框眼镜,面色因失血有些苍白。
听到闷重的脚步声,Joseph抬起头,戴上眼镜,冲自己的搭档扯了扯嘴角,露出微笑,

“Seb,谢谢你。” 他的嗓音有些沙哑。
“没什么的,” Sebastian笑着拉起Joseph的左臂,顺手搀住他,

“我们回去吧。”







Sebastian直接把车开回了他的公寓,
“这些天我来照顾你,局里特批了我的假。” 他给Joseph找出一双拖鞋,一身舒适的居家服,
“医生说你需要休养。”

Joseph环顾着他的搭档的小公寓,餐盘堆在水池里,鞋子从鞋柜里掉出几只,浅黄色的沙发宽敞柔软,客厅大抵还算整洁。

“那就麻烦你了。” Joseph靠单手勉强的换上毛绒绒的棕色拖鞋,脱掉脏兮兮的黑裤子,穿上居家裤。然后他用左手解开红色的领带、黑色背心的扣子、衬衫的扣子,却发现单靠一只左手很难将它们全部脱下来。

“Seb……” Joseph无奈的请Sebastian来帮忙。

Sebastian从浴室探出头,他看到Joseph衬衫下白皙的柔嫩皮肤,胸口微微泛红,是错觉吗,他的脸颊和嘴唇也染上了粉红,难以述清东方的美。
他低头快步走出来,自己怎么能对正因疼痛煎熬的搭档有那种幻想呢。

Sebastian一件件褪下对方的衣服,再摘掉Joseph的眼镜,把灰色短袖套在Joseph头上,最后帮他把衣服穿好。
全程他不太敢看着Joseph的深棕色的眼睛,怕心底的想法溢出。

Seb的衣服在Joseph身上显得松松垮垮的,
“嗯…有些大了,要是你不习惯,明天我去把你的衣服取过来。” Sebastian点上一支烟,打量着自己的搭档。
“没关系,还挺舒服的。” Joseph的眼睛里盈满笑意,原来平时糙糙的汉子也有体贴的时候啊。






喝完最后一听啤酒,Sebastian关掉球赛直播,仰面靠在沙发上,身边的Joseph脸颊微红,左手托腮,眯着眼睛。
“Jo,你就喝了一听而已嘛。” Sebastian打了个酒嗝,大笑着拍拍Joseph的后背。
Joseph没讲话,不胜酒力的他红着脸抱着自己的胳膊,
Sebastian感觉到搭档的尴尬,笑着收集起桌上的啤酒听,扔进垃圾桶,又走到卧室抱出枕头和毯子。

“差不多要睡了。” Sebastian把枕头摆好,把毯子盖在Joseph的腿上,“如果不舒服就叫我吧,我在里屋。”


简单洗漱之后,Joseph关掉客厅的灯,平躺在沙发上,把身体裹进毯子里,他鼻端贴在毯子上,嗅到Sebastian身上独特的香烟味道。
右臂伤口隐隐的痛,让他意外的清醒,他半合着眼望着窗外时而晃过的车灯,像时间不经意流逝的痕迹。

屋里极静,过了一会儿,他听到Sebastian平稳的呼吸声,甚至可以想象到他起伏的胸口,微抿的薄唇,浅淡的胡须……






右臂被沙发靠背挤压的疼痛,让一直无梦浅眠的Joseph醒过来——凌晨三点。他不太敢翻身,僵僵的挺尸在沙发上。
但他内心却是愉快的,因为他有一个月的时间不用出任务,和搭档生活在一起。要感谢上帝弄伤了自己的胳膊吗?Joseph自嘲的笑了笑。

睡前吃的止痛药,让他头脑昏昏沉沉。他的思绪乱糟糟的抓不住,
Joseph知道自己一直默默的喜欢着Sebastian,但从不敢越界。
十年前,他还是个警校刚毕业的新手,体格也不怎么健壮,怎么看也是搞内务的料,局里却安排他和有名的暴脾气Sebastian警探一起外勤。大概局里觉得,自己严谨冷淡的亚裔外表,会让Sebastian没了脾气吧。想到这儿,Joseph微微笑着。的确,Seb很少冲自己生气,更多是对伤了Joseph的敌人毫不留情。Sebastian也知道搭档的身手不如自己,每次二人行动时,他都让Joseph跟在后面打掩护,自己冒着枪林弹雨,不少受伤。这些年Joseph明白他和Seb并不太有可能,只好压抑着内心不停生长的爱意,他也交过几个男友,却很难动真心,最后还是选择了独身一人。


忽然他听到里屋传来轻轻的脚步声,Sebastian也醒了,他来到厨房,打开冰箱给自己倒了杯冰水。

也许是做了噩梦?Joseph想着。

“嘿—” 在Sebastian回去之前,Joseph决定轻哼一声。
Sebastian听到沙发上传来的声音,愣了一秒,“怎么了伙计,不舒服吗?”
“嗯…有点,沙发靠背挤的我难受。” Joseph还是说了,沙发对于一个受伤骨折的人还是小了一些。Joseph坐在沙发上,摸起茶几上的止痛片,他走到厨房,也给自己倒了杯水,吞下两片药。

Sebastian借着窗外黯淡的月色,看到Joseph并没戴眼镜,灰色T恤皱皱巴巴的套在身上。Sebastian喝掉杯中的冰水,在内心唾弃了一下自己,还是说出了口,“里屋的床虽然不是King Size的,但也比沙发大吧,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Sebastian感觉自己的声音有些颤抖,他只是单纯的不想让与自己出生入死的搭档太难受,
“不介意…” Joseph面颊发热,回到沙发旁,左手抱起枕头和毯子,他庆幸夜晚Seb看不清他的脸上的绯红。
Sebastian先进了屋,整理好床铺,帮Joseph摆上枕头。

“Night,Joseph。”

“Night,Seb。”

Sebastian穿着黑色背心,平躺在床上,他感觉到身边因为Joseph的重量而下陷的床面,独身许久的他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宽敞的双人床让Joseph平静下来,他睡在右侧,为了不压迫伤臂,他侧着身,浅浅地呼吸着,温热的吐息喷在Sebastian脖子裸露的肌肤上,痒痒的。






没过多久,Joseph半梦半醒间频繁的小幅度翻身,就弄醒了Sebastian。
大概是疼痛或是噩梦,Joseph不太清醒,他眉头紧锁,双唇微启,短暂的舒适并不长久。神经大条的Sebastian本应该不在意的,但他的心脏小小的抽了一下。
为了不让Joseph频繁翻身压迫手臂,也是为了自己能睡个好觉,他十分自然地顺手将Joseph搂进怀里,左手小心的护住对方受伤的右臂,安抚似的将下巴抵在他的头顶。
Joseph闷哼了一声,因为温暖又舒服,他蹭了一下环抱他的人。

像只受伤的小狐狸,Sebastian心里想着,嘴角噙上一抹微笑。







Sebastian醒的很早,他发现Joseph仍蜷在自己怀里,似乎睡的还挺香,希望不要弄醒他。Seb松开怀抱,起身换好衣服,出门去买早餐。

Sebastian拎着纸袋和两杯咖啡回到家时,Joseph已经起床,正坐在窗户旁的毯子上。没有发胶的固定,额前的刘海散下,晨曦的金色柔和的渲染着Joseph的脸庞,他正低头回忆着晚上梦中温软柔软的感觉。


“饿了吧?” Sebastian换好拖鞋,晃晃手中的纸袋,示意Joseph来吃早餐。

“嗯,来了。”


一人一杯咖啡、一大块烤华夫饼,属于单身男人最佳的早餐。
Sebastian把空纸盒扔进垃圾桶,Joseph正安静地低头读着报。

难得的清闲时光。


“嘿,Joseph” ,Sebastian倒了两杯冰水,他突然道,“如果我们退休之后,都没找到伴儿…” 他摩挲着自己的胡须,咧着嘴,
“嗯?” Joseph目光离开报纸上的油墨字,看着自己经常犯神经的搭档,
“咱们就在一起凑活过吧!” Sebastian露出直的不能再直的笑容,“我觉得互相照顾挺好的,是吧?” 他挑挑眉毛。

好了,他又犯神经了,Joseph安抚着自己,这绝对是在看玩笑。但他并不觉得Seb会单身那么久。
“我觉得你很受女士的欢迎啊。记得上上次任务你救的那个红发女士吗?都不愿意离开你的怀抱。” Joseph努力露出真诚而正经的眼神。

“但我喜欢黑发的!” Sebastian狡辩道,“温柔一些最好。” 他想起自己在高中的初恋,“你呢,Jo?”
“嗯…” Joseph回忆着自己前几个男友,“我喜欢棕发的,金发碧眼的和我走在一起太突兀了。” 他托着腮。

二人沉默了一会儿,忽然,

棕发的Seb意识到Jo是黑发。

黑发的Jo意识到Seb是棕发。





浴室氤氲弥漫,Sebastian从来没那么仔细的照料过别人,包括洗澡。
黑色背心微微沾湿,他手中握着柑橘沐浴皂。Joseph背对着他,坐在浴缸里,脊背十分瘦削,双腿修长笔直,他的右臂抬着避免被打湿,左手拿着海绵擦拭躯干和双腿。
Sebastian刚给Joseph洗完头发,细软的黑色发丝穿过指缝,薄荷泡沫被仔细地冲掉。他顺手刮掉Joseph微微长出的胡茬。
Sebastian一直觉得搭档的皮肤很好,细腻白皙,的确,他现在正用柑橘沐浴皂在Joseph每寸肌肤上打着泡沫。光裸沾水的身体在雾气之中,不可避免的显得十分色气。过热的水温,染的Joseph面颊微红,他低着头擦拭着自己。之后Sebastian再用海绵擦净Joseph够不到的地方。最后为他换上干净的背心、黑色平角内裤和短裤。

说实话,这是Sebastian第一次完整地看到搭档的身体,真的没让他失望。




评论(10)
热度(106)
© Blood_Sex_Booz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