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_Sex_Booze

weibo: _啾啾叽
欧美: 漫威、汉尼拔、DC、POI ,etc.
游戏: 恶灵附身
长期占SW坑哈哈哈哈
杂食党 但尊重各位的CP爱好

不定期更新 :D
谢谢关注我的你们 <3

Where The Heaven We Are (二战AU,09)

Note:

我趁着周末来更文!!没看错伙伴们,更新了!

这张姥拉戏份多多足足哒,清水一更,有点希拉

胡媚去了前线,所以,只剩歪瓜一人QAQ,很快会见面哒!

悄悄告诉你们【猪波也会逐渐加入戏份(

稍微汇总一下❤: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没怎么练笔,变得有些渣渣,

还是祝阅读愉快=3=









1940年的末夏,渐渐入秋,柏林也开始阴霾霾的下起雨,和离开家乡小镇那日一样。

 菲利普撩开窗帘看到有水泡在院内积潦上游移,倏忽明灭。雨点敲击着房檐,尽管单调却似乎能洗去战争的味道,便也觉得安适了。

 


傍晚,叶面和积潦上有灯火的反光,小园中花木的香气,湿漉漉的,更浓了。菲利普裹着针织外套,一人躲藏在自己的屋里。这一个月飞逝过去,他觉得这里的天空并不是每天都湛蓝,生活也没有憧憬之中的那么美好。

 


还在小镇的时候,老拉姆伯爵本要把他安顿在蒂莫的家里,可是在看到菲利普咬着下唇晃脑袋的坚决样子,又听到流言说蒂莫快要结婚,只好妥协,菲利普终如愿借住到佩尓的家里,暂时躲避开那个人。

 

佩尓对菲利普一直很好,虽然他家室不如希尔德布兰显赫,也没有呼风唤雨的本领,但也能勉强在Nazi党内部站住脚。

菲利普靠着父亲够硬的背景,被分配到年轻的、获得过铁十字勋章的少校施魏因斯泰格身边做些文秘工作。

 

由于工作愈渐繁忙,他和希尔德布兰没再见面,连默特萨克都只能在共进早餐的时候说几句话,对方便披上风衣匆匆地离开。

留下菲利普怀抱着公文包,一个人搭车去市中心的司令总部,每天都毫无盼头的整理、分类文件,以及不停的接听电话。


当他浑身酸痛的回到佩尓家的时候,月亮已经朦胧的散发着柔光,隐匿在暗色的云彩里,一天便如此结束了。

 


 

菲利普在刚到柏林的第二天,就用绸缎手绢把怀表擦的干净得反光,私心把那张黑白照片悄悄抽出来,加进自己的日记本里,然后托人将怀表送还给它原本的主人。

之后的休息日,菲利普一人关在屋里闷了很久,下定决心要忘记他。

 

开始遗忘就像一把钝刀缓缓地割破心脏的薄皮再深深的扎进去,木讷的只剩不可控的钻心之痛。

 

在夜晚,尤其是这种淅零零下着雨的晚上,他会不自觉的舔着干涩唇上的小裂口,一年前破碎的回忆如同海上深蓝色的巨浪,自己是岸边的礁石,终日被无情拍打,击成千万碎片,再也找不回了。到最后,连记忆都混合着唇上的血味。


时间与记忆背道而驰。记忆被投递到虚无之中,开始成为无始无终


 

菲利普裹在被子里缩成一团,惊恐的发现忘不掉,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第一次单恋会如此之深地扎根在自己心里。不管多么投入地写小诗排遣,还是把自己重重的摔进工作里,或是分散注意力和佩尓出去散步,都无济于事,心上的裂口反而越撕越大。这就像是从出生便带着的缺陷,也像后天染上的痨病,他越想把刀子拔出来,却发现越挣扎反而越深,最后连刀柄也吞没掉了。

 

 

菲利普深吸一口气,忽的想起了佩尓满含笑意柔情的深蓝眼睛、同样闪耀的金头发、还有那双温暖的大手,漫步时无意的扶住自己的肩头,在深秋时节心头涌上阵阵暖意。他觉得心底温热,却仍是不确定自己对佩尓的感觉,这样算是喜欢吗?可是自己心里已经撑的满满。

 

 

 


简单吃过晚餐,默特萨克难得的在日落之前回来。

他一个人披着黑色的军装外套,闷闷地坐在写字台前,心里思索着菲利普来到柏林以后,却不似以前无忧无虑了,如同小动物一样的大眼睛渐渐变得雾濛,身上挺拔的军装也黯淡了下去。

 

他回想着自己努力抽时间陪陪菲利普,陪他去勃兰登堡门边散步,去大剧院看戏,或是二人坐在施普雷河边的露天咖啡店里,看着菲利普手里捧着正冒热气的榛子拿铁,享受着难得安宁的时光。

 

作为一直默默不语的“旁观者”,他心底自然知道菲利普对蒂莫的感情,但他也知道前段时间,菲利普把那个贴身的怀表送走的事情。

 

 

也许该多给菲利点时间?

 


从蒂莫不合时宜的带着未婚妻出现已经快两个月了,菲利还是如此闷闷不乐,也许是自己陪他不够多么,也许自己真的该些什么。

佩尓想着,心里还是责备着自己,起身穿好衣服,一个人穿过偌大的庭廊,来到有些陌生厨房。

 

窗外是浸了墨似的天空,树枝被瑟瑟秋风吹动,敲打着玻璃窗。


很少下厨的他还是切了一块新鲜的草莓蛋糕,小心翼翼地放进白色瓷盘里,放到托盘上,走向二楼菲利普的房间。

 

 

 

叩门的声音,打断了拉姆乱糟糟一团的思绪,他慢慢从被子里钻出来,把皱巴巴的针织衫稍微整理一下,把门打开一道缝,探出头。

 

起初他以为是女管家贝拉,但嗅到空气里熟悉的淡淡香味,混合着草莓和奶油的甜暖,他竟有点惊喜的语噎。

 

“菲利普,”  默特萨克看到门缝里的小菲利一脸茫然,微微笑起来,一只手把门撑开,另一只手稍微晃动一下托盘,

“我记得,你喜欢吃草莓蛋糕?”

 

 

拉姆这才缓过神来,手忙脚乱的扯扯自己的毛衫,抬起头,男人的金发在暗红色的走廊里闪耀着,璀璨的如同向日葵,带着温度。

 

然后是盘里的那块蛋糕,粉红色的草莓安静地躺在雪色的奶油上,就像陷进雪地里。

 

菲利普看着佩尓深蓝色的眼睛,点点头。

 

 

当菲利普坐在床上用棉被裹住自己的时候,默特萨克已经弯腰把盘子放在他的腿上,坐在床边。

菲利普嗯了一声,像小动物一样嗅了嗅蛋糕,拿起银叉,将一块草莓放进嘴里,全是满足。

 

“我记得那次司令部副部长,就是你哥哥的晚宴上,你一口气吃了好几块草莓蛋糕…我打听了一下,是在哪家店做的,这个就是。”

默特萨克指了指盘子里的。他刻意躲开了小希当时把自己的那份送给拉姆的那段。


“难怪这么熟悉…” 菲利普眼神仍是黏在那上面。

“那时候,你哥哥准备的晚餐可真是丰盛。” 他转换了话题,就不再说话,默默地看着拉姆投入在美食里的样子,少年好像忘记了一切的心烦事,当然还有身旁的男人。

 

他将最后一口送进嘴里,拍了拍自己的小肚子,终于绽开笑颜。

默特萨克同时也感觉到了吃货强大的自愈力……

 

 

“佩尓,谢谢你。” 菲利普才回想起来身边的男人,起身把瓷盘放到桌子上,转头说道,却发现默特萨克一直盯着他,


“我?有什么吗?” 菲利普开始觉得不自在。

“你过来一下…” 。

 

 

待拉姆靠近,默特萨克伸出手,用温暖的指腹抹净了他唇边的一点白色的奶油渍,满眼的笑意,

 

“你吃蛋糕都会吃到脸上唉。” 默特萨克假装无奈。

 

一阵沉默。

 


“…拉姆少爷别打我!” 默特萨克大叫一声。

之后,送蛋糕来的高个子的男人被小个子的少年挥舞着羽绒枕头赶下了楼…

 

 

 

 

 

—————同时

 

 

 

 


阵阵凉风,浓浓夜色,罗伊斯拎着自己单薄的行李,送他来的车打开泛白的晃眼车灯,呼啸着离去。

他伫立在医学院的门口,一个有坡度的黑暗街道上。

 

他摸索着找到学生公寓,那个父亲过吩咐的房间,他按上扶手,缓缓的打开门,指尖的麻木。

空气中是陌生冰冷的气味,让他不禁想起马茨身上令人安心的青草味道。

 


房间里坐着一个少年,确实吓到了马尔科。他悄悄地滑进房间,

 

“你好,” 他将自己的行李放在墙边,礼貌的走了过去,伸出手,“我是罗伊斯,新转来的。”

 

那个少年转过头,短短的棕色头发,湛蓝色的眼睛,明媚的微笑,驱散了马尔科心底的焦虑和紧张。

 

“你好。”他的声音很清凉,也许可以这么形容,和泉水一样,

 

“你可以叫我卢卡斯。” 他握住了马尔科有些冰凉的手,笑了起来。

 

 

 

 



这个夜晚,走廊里有风吹过枝叶的细碎声音,夜巡的灯光和影子在风中轻轻招摇。远处有隐约的狗吠。

 

 

菲利普用手臂抱住自己,唇边是淡淡的草莓味道,蜷缩起身子,勾起一抹微笑,进入睡眠。

 

在昏黄的台灯下,马尔科打开日记本,笔尖在空气中轻轻摩擦,发出响声,写下温柔黯淡的片言只语,

 

“致亲爱的马茨……

 

 

 

 

 

 

 #TBC


因为是只高三狗,所以写文的自在时间不多... 攒了一些发出来,

谢谢还在这里看我文儿的伙伴 <3

不会弃坑的请大家放心!!

 

 


评论(30)
热度(28)
  1. ryeongBlood_Sex_Booze 转载了此文字
© Blood_Sex_Booz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