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_Sex_Booze

weibo: _啾啾叽
欧美: 漫威、汉尼拔、DC、POI ,etc.
游戏: 恶灵附身
长期占SW坑哈哈哈哈
杂食党 但尊重各位的CP爱好

不定期更新 :D
谢谢关注我的你们 <3

Inevitable Kiss 不可避免的吻(姥拉,DFB)

这是姥爷x短短哒❤


NOTE:

这周好忙,还是来更文~算作中秋的礼物吧

文章设置在2006年,青涩的两个人=3=

这是以前的文,微猪波、克勒,文章无敌傻白甜【注意】,好蠢呢

脑洞来自各个地方,

我淋漓尽致的体现了两个文章、两个风格(。

祝阅读愉快Q3Q






 


 

受了伤没法照常训练的拉姆一个人躲在酒店的房间里,安静地窝在纯白的绵被子里,左肘关节裹着厚厚的纱布。

阳光斜斜地穿过百叶窗洒在地板上,屋子里满是消炎药水和止痛喷雾的气味。

 

无事时再回想接近开幕式的那场友谊赛,他好像就只记得汗水,荷尔蒙,湿润的草地,摔倒时耳边的沙沙声,眼前一片无尽的黑,以及感觉自己胳膊要断掉的钻心剧痛。

 

他用指尖慢慢摩挲着纱布的纹路,无心看窗外的茵茵绿树。不知道能不能按时参加开幕式,拉姆心里有些乱糟糟的,他拿起手边的电话,拨通了电话……

 

 

同时,刚刚结束训练的默特萨克也回到酒店里,他擦着湿漉漉的金发,在走过拉姆房间前的时候特意放慢脚步,往没关紧的门缝里望了一眼,却不禁停下了,

 

全队以最遵守纪律、最顺从而出名的小拉姆,正以默特萨克从来没见过的柔软至极的表情对着电话低声说着什么。自从受伤以后,平时就很少见到他绽开笑容了…

默特萨克呆呆的望着柔软的小床上拉姆正绽放的笑颜,类似小动物的圆眼睛眨着,长长的睫毛也跟着忽闪起来。

 

‘听勒夫助教说的,只有恋爱的人才会有这样的表情噢…’ 

默特萨克脑海里忽然浮现出站在阳光洒满的草场上的勒夫,抱着足球,冲克林斯曼笑得灿然,还有小猪啃着香蕉对波蒂洋溢着傻笑,然后在他脸上印下一个带着甜甜香蕉味道的吻。

 

‘我为什么会想这个…’ 他打断了自己快飘到大西洋面上的思绪,甩了甩头发,‘一定是训练太累了…’

 

默特萨克深吸一口气,又重新看向房里,拉姆已经放下手机重新躺回被子里,闭着眼睛,浓密的睫毛轻颤,胸口起起伏伏的十分有规律。

 

 

‘电话那边的会是谁…?’ 他回到夏日里还是冷飕飕的单人间里,又忍不住重新想了起来,‘是那个酒吧里的大胸慕尼黑妞儿?还是那个法兰克福企图勾搭他的无脑男?不会是那个要老牛吃嫩草的…’

 

“妈的。” 默特萨克低声骂了自己一句,这才止住了脑子里不断乱转的想法,昏昏噩噩的倒在床上,深深地埋进被子里。

 

 

 

拉姆的伤情日渐好转,每日悄悄经过他房门前的默特萨克状态却越来越差。

 

“想什么呢!!你小子!” 

 

克林斯曼狠狠地给了正在发呆的高个子男孩一个爆栗,“我招你到国家队可不是让你站在草坪上发呆的!”克林教练抬起脚踹了默特萨克的屁股一下,“快!!跑起来。”

 

“是!教练!”默特萨克来不及解释就赶忙回草地上,加入队伍继续折返跑,脑子里仍是正在和别人恋爱的、每天都有sweet call的拉姆。

 

 

休息的时候,大家都坐在被阳光晒着的、靠近绿地的长椅上,小猪还是如往常热腻腻的把波蒂搂在怀里,笑闹着把敷脚的冰袋贴在波蒂软嘟的脸上。

 

默特萨克有点孤单的一人坐在长椅的尽头,别过头不再看恩爱的一对,揉了揉发痛的额角,汗珠顺着金色发丝啪嗒落到地上。

 

 

“佩尓,你需要毛巾吗?” 忽然耳畔传来令人心尖一颤的声音,默特萨克抬起头,逆着光,怀抱一摞干净毛巾的拉姆似乎都镀上一层柔和的金色。

“哦…要…”默特萨克有点迟钝的伸手接过拉姆怀里的冰矿泉水和毛巾,

 

“那个,菲利普…” 

拉姆停下脚步,微笑着转过头来,“嗯?佩尓你叫我?”

“对…好久不见...”默特萨克有些尴尬的望向拉姆澄澈蓝眼睛的深处,

“啊你伤好些了吗?” 他看向拉姆还包着纱布的左肘,突然感觉自己还真的有点语塞。

“好多了!” 拉姆认真的点了点头,他的眼睛给人弗赖堡那边黑森林畔的澄澈湖水的感觉。

“那就…” 高个子的男人一口饮尽了剩下的半瓶矿泉水站起身,犹豫着最后还是拍了拍上小个子瘦削的肩膀,“早些回队训练吧。” 说着默特萨克扬起笑容。

 

 

“喂!那边的两个!” 小猪在远处的椅子上大叫一声,打断了两个人之间脉脉的气氛,“我们还要喝水呢!” 语气里满满的调笑。

“喔喔,对不起!” 拉姆回过神来,对默特萨克眨了一下眼睛,羞怯地跑过去。

 

“哎呀…菲利普你脸怎么这么红?”波蒂坐在长椅上笑得一脸‘一看你小子就在恋爱吧’的表情。

“喂…” 拉姆低下头嗔怪着波蒂,不过脸蛋好像更红了。

默特萨克自然的用毛巾擦了擦头发,眼神灵敏的追随着拉姆瘦小的身子穿梭在草地边缘忙碌着端水递毛巾。

不管怎样,我都要去试一试。默特萨克看到活蹦乱跳的拉姆,好像忘记了sweet call的事情,怀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勾起一个不被人察觉的微笑。

 

 

 

 

几天后,弥漫着雾气的更衣室里。

默特萨克慢吞吞的擦拭着身上和头发上多余的水,故意放缓速度拿出包里的黑色无袖背心,套在身上。

 

“走了!明见!”剩下最后的小希也拎起包,和他打了声招呼走出了门。

 

他满意的看到更衣室里面只剩下他自己,确切的说,拉姆的训练包还留在更衣室里的长凳上,说明他还没走吧。

默特萨克穿好短裤,锁好柜子,转身收拾着自己乱糟糟的包,他翻开包的里面看到去年绣缝的“Per & Philipp”的小字。

默特萨克看着那几个字母出神,忽然听到身后有窸窣的动静,他按捺住快要蹦跳出的心脏,没错,他今天要说出压抑在心里一年的事情…

 

“佩尔?”

听到熟悉的声音,默特萨克的动作格外的有些僵硬而且颤抖,他微微咬住下唇,转过身子,

今天的拉姆金色头发有点凌乱,他只穿了件单薄的白色T恤,瘦小的身子在棉质布料下格外的让人... 

默特萨克不自觉的咽了咽吐沫,对上拉姆清澈的蓝色眸子。

 

“你还没走啊...?”拉姆与默特萨克单独共处一室有点激动混着不安,如小松鼠般敏锐的他捕捉到今天的默特不太一样,他小心翼翼的试探着问道。

 

“没…啊,在等人。”默特萨克装出自然地样子,低头收拾着训练穿的鞋。

“嗯...”拉姆拿起凳子上自己的东西,仍是表情柔和的眨着眼睛。但是看到默特胡乱的把东西往包里塞,他微微皱起眉头。

 

忽然,默特萨克感觉鼻尖有干净的薄荷香皂的味道,他抬起头,有些惊讶的发现拉姆拿过长凳上的训练包,默默地低头收拾着里面杂乱的东西,

“你看...鞋子应该放在最下面...”拉姆微垂着眼帘,默特萨克的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到对方微颤的浓密睫毛上,

“还有这个短袖要叠好,”说着勤劳的小松鼠开始把衣服叠成整齐的样子,放进包包里,

“这个短裤也是呢...”拉姆感觉到身边的人没有了声响,二人之间只听得到彼此的呼吸声。

 

他抬起头,看到默特萨克惊讶的又好像忍耐着什么的表情,

“啊...抱歉...”拉姆觉得平日里不太爱说话的默特可能因为自己乱动他的东西感到生气,立马停下手道歉起来。

 

“什么啊。”

拉姆听到头顶一阵低声的咕哝,眼前一晃、身子一轻,就被默特萨克拎到身边,推在有点冰凉坚硬的铁质更衣柜上,肩膀被默特的手掌压住不能动弹,他甚至感觉到高个子的呼出的气息就在耳畔。

更衣室里溢满的是两个年轻人暧昧的吐息和夏天里荷尔蒙的味道,

 

“唔...对不起...”拉姆第一次和默特萨克有这么近的接触,他有点不敢抬头看,将身子蜷缩的更小了,低头紧张的盯着自己左肘。

“菲利普...”默特萨克捏起小个子男人的下巴,强迫他抬起头,他灰蓝色的眼中流转着不一样的光亮,他顿了顿,

 

 

 

“我喜欢你。”

 

 

 

 

?!?什么?!?这么突然的告白,让拉姆感觉每一个音节就像一个重磅炸弹在他头顶炸开,红晕立刻渲染上他的脸颊,难道每天悄悄和Milky说的话真的被老天听到了,然后送了这么大的礼物给他…

 

拉姆感觉脚下有点软,他的肩膀被默特萨克扶住,对方正以他从未见过的热烈的眼神盯着他。

 

“虽然我知道你可能有喜欢的人...”

默特萨克眼神里混着点落寞,但他仍是那么盯着拉姆,

“抱歉窥探你的隐私,不过请你在你每天通电话的那位与我之间选一个...”

语气中每字每句都坚定不移。

 

 

停顿了三秒之后,

拉姆的狂笑打破了被深沉的告白凝固的空气,“我..哈哈哈哈哈...”

 

默特萨克非常不解甚至有些羞恼的看着快笑出眼泪的矮个子,“什么?”

“哈哈哈哈哈”拉姆捂着肚子,从兜里掏出手机,拨通每日通话的那个,嘟嘟两声后,打开免提,

 

 

“喂——菲利普?”电话那边传来温柔的女声,

“妈妈!能让Milky接一下电话吗?”拉姆捂着脸颊,强忍笑意。

 

默特萨克深吸一口气,以为自己终于要认识那个素未谋面的情敌了,不过他从没想过是通过这么....尴尬...的方式,还有这男人名字这么娘,而且居然已经住进拉姆家里了!!

他感觉自己全身上下都是异常酸酸的感觉。

 

 

“嗯!Milky!”拉姆凑到手机旁,显得非常激动,脸蛋上的绯红仍未褪去,

‘天哪菲利普的脸颊居然这么红。’默特萨克简直想冲上去狂揍一顿那个人。

 

可惜电话那边是软软糯糯的类似动物的叫声,

 

“介绍一下!”拉姆把手机放在长凳上,用右手拉过默特萨克胳膊,两人依偎着蹲在电话旁,一个小小的一团和一个勉强可以蹲下蜷身的高个子,

 

“这位是我养的兔子,他叫Milky,他的朋友是Brownie~”拉姆的眼睛里闪着小星星,他轻轻扯着旁边高个子的背心。

默特萨克恍然大悟,觉得自己这么愚蠢,忘记了拉姆有养小动物的爱好,还自己误会他了这么久,如此伤心一个月。

 

那个叫Milky的小鬼很有礼貌的哼唧了一声,

“嗯!”拉姆凑近电话小声的说,“那么,这位是我的男朋友——佩尔”

听到拉姆嘴里的男朋友外加上自己的名字,默特萨克感觉自己幸福的都要飞起来了。

 

抱着手机的小个子年轻人脸上洋溢着异常满足的表情,他热烈的又有些羞怯躲闪的看着默特萨克的眼睛,然后默默地搂住男人的脖子,粉嫩的嘴唇贴上了微微吃惊的高个子男人的嘴上。

 

“我也喜欢你很久了...”

 

唇上柔软的细腻的触感和拉姆一字一句的回应,让默特萨克不断地陷了进去。他温柔的把拉姆抱起来平放在长凳上,接着撑在凳面上,附身上前深深的继续吻上去,吮吸着、轻咬磕弄着小个子男人的柔软唇瓣,引得身下人一阵轻微的悸动,品尝混着二人爱情的薄荷味道...

 

 

不久便到了黄昏。

旁边的通话还没挂断,小天使Milky就这么安静的听着更衣室里奇怪的声响。

 

后来每次再和Milky谈起这件事的时候,拉姆都感觉烧红了脸颊,尤其是默特萨克休假在身边的时候。

 

 

 

 

------FIN

 




(胡萝卜丝二战AU发个广告 第一章戳→http://cherrypunk.lofter.com/post/451392_1997601


谢谢看过我的文儿,一直支持我鼓励我的伙伴们❤

希望大家没被我这篇蠢到~


提前祝大家中秋节快乐 


p.s 二战AU的我正在努力地抽时间写,写到菲利普到柏林啦!(。




评论(13)
热度(43)
© Blood_Sex_Booz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