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_Sex_Booze

weibo: _啾啾叽
欧美: 漫威、汉尼拔、DC、POI ,etc.
游戏: 恶灵附身
长期占SW坑哈哈哈哈
杂食党 但尊重各位的CP爱好

不定期更新 :D
谢谢关注我的你们 <3

Where The Heaven We Are (二战AU,07)

Note:

朋友们没错!!!我更文了【哭瞎】

主胡萝卜丝,这更希拉多一些,还有姥拉,

有虐虐注意,姥拉党可以放心食用,

这几天又把安妮宝贝的书拉出来看了看,文风变得不对【【

胡萝卜丝的第五晚,细碎的肉末,

祝阅读愉快:3 欢迎留言萌萌哒






七、

 


“感谢你赠我一场空欢喜,我们有过的美好回忆,让泪水染的模糊不清了。”

 

 


 

拉姆从未想过会和日日思念的蒂莫这样的见面。

 

远处,白茫茫的雾笼罩着乌云。拉姆只觉得眼前发黑,血液从指尖一直冰冷到骨髓,刺骨疼痛的感觉让他双腿发抖无法站住,旁边的默特萨克紧皱着眉头,把正不停颤抖的小个子少年半搂在怀里。

 

这时,纯黑的轿车从拉姆家的喷泉水池前开走了,一头细碎金发的碧眼男人唇角上扬,搂着身边棕色鬈发的女子走了过来。他们看起来十分恩爱,希尔德布兰帮忙提着女士手提包,还是像去年那样英俊的容貌,拉姆死死盯着并肩行走在一起的二人,却不敢往下想。便自我安慰着,也许他们单单是同事关系。

 

 

远处茫茫白雾还是没有散去,乌云聚集的更厚了,仿佛等待着一场爆发、一场释放。

 

 

午餐后,罗伊斯换上浅蓝色的定制衬衫,出门前套上薄薄的白色西服外套,揣上送给菲利普的手表,急匆匆奔向拉姆的府邸。

 

 

罗伊斯被拉姆家的女佣领进大厅,第一眼看到的是坐在单人沙发上的默特萨克,他是一身纯黑色的党卫军制服,歪戴着小骷髅的黑色军帽,面色微微凝重地正抿着印花白色茶杯里的果茶。

 

然后是并排坐在双人沙发上的一对璧人似的男女,那个男人穿着黑色的制服,微长细碎的金发,同样是碧眼,指间夹着点燃的香烟,气度非凡,很是英俊。他应该就是那位希尔德布兰先生了吧,罗伊斯心想着。旁边的女子身着价值不菲的白色长纱裙、披着酒红色的披肩,一头棕色的长鬈发,有着妩媚的绿眼睛,眼神柔和,轻声询问着拉姆的情况。

 

拉姆情绪有些低落,有一搭没有搭回应着,腿上的白色茸毛兔子Milky似乎也感觉到主人的心事只是安静地趴着,他还是穿着那套亚麻色的夏季制服,眼睛湿乎乎的,睫毛上似乎沾了点点泪珠。

 

罗伊斯看着拉姆觉得心疼,但自知最好不要多问,他礼节性的和各位握了手,介绍认识了素未谋面的两人,然后坐在菲利普旁边,他嗅到了气氛不太对。善于观察的他,捕捉到了希尔德布兰和旁边的女子珊姆中指上的对戒,猜也能猜到,拉姆失恋了...

 

 

菲利普面部僵硬却依旧努力微笑着,觉得他的制服内口袋里的那块怀表,硌着自己的心生疼。

 

他努力抑制住眼眶里的泪水,甚至不敢再回想以前他们曾拥有过的彼此,一切都在今天顿时烟消云散,也许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的爱着他, 现在他们之间横亘着永远无法跨越的巨壑。


他记得去年短暂地在柏林度过的那个圣诞节,蒂莫拉着他跑去柏林的一家小商店,像一对恋人为自己的小家装饰似的,买了一堆节日用品,附带一棵比蒂莫还高上几厘米的圣诞树。他尝试很多次帮忙往树上挂吊饰,却完全帮不上忙,他愤怒的挥舞着小拳头说,一定要把那颗最大的星星挂在最顶端。

但他没有想到那接近20厘米的距离是难以跨越的,无论如何都没法跳起来够到那顶端,他还气得哭出来,然后还是蒂莫笑着把他拉到自己身边,宠溺的揉了揉他柔软的头发,将星星挂了上去。


在一旁带着泪痕、啃着牛奶曲奇的他忽然意识到,自己跟希尔德布兰,一直都差着那15公分,一直都差着4岁。

但这不重要,那时候他这样觉得。他找不到什么理由去远离蒂莫这片金色的阳光,仿佛只要他在身边,那一天的都不会有阴霾。

 

也许自己一直都错了,他对自己只是兄弟之间的照顾,而菲利普却过度依赖他的存在,然后无药可救的爱上了他,爱他向日葵一样璀璨的金头发,爱和他在夜晚牵着手游荡在柏林的街巷,爱他在昏暗的舞会上笨拙的轻吻,爱他如避风港般的胸膛,爱上他掌心的温度...

 

他不知道为什么蒂莫要背叛他,也许这根本算不上背叛,只是单方面的醉梦破碎吧。从最开始,菲利普就知道他属于这座不大的德国南部小镇,他在这里长大,他在这里有他要好的朋友,他美好的童年时光在这里度过,他不曾想过会去柏林,不曾想过自己会喜欢上一个男人,更不曾想过要遇到那个金发的党卫军,战争推动着他去柏林。


其实希尔德布兰才是自己人生中的闯入者吧,而却让菲利普深陷单恋的泥潭不能自拔。

 

他默默地看着蒂莫紧握着珊姆的手,他们对视微笑,甚至会在对方耳边轻语,那么柔情、那么蜜意,这才是他真正的归宿吧,在这纷纷乱世之中。


菲利普心口又一次抽痛着,他微微蹙眉,怀里的兔子蔫搭搭的垂着脑袋。过去的一年他都活在自己愚蠢的自作多情之中,本以为从今往后可以相守,等来的却是从自己亲手塑出的美梦云端重重跌落,遍体鳞伤。

 


 

时候不早了,四人准备启程前往柏林,女佣们一前一后的提着少爷的行李,罗伊斯则一路扶着沉默的拉姆,二人话语不多,却深知彼此心里的一言一语。


 

“总之,一个人在柏林要保重。”他们俩站在喷泉水池前面,他们童年嬉戏的地方,罗伊斯说着最后的告别的话,

“这里永远是你的家,要记得回来。”

 

 

聚拢许久的乌云终于泼下雨水,冰凉的水滴打落在离别的二人身上,撞得粉身碎骨。


 

“好...” 他的声音有些哽咽,泪水在菲利普的眼眶里打转,他紧紧地拥抱着罗伊斯,把头靠在挚友的肩膀上,却在这一霎那,泪流满面。泪水混着这甜蜜的回忆、苦涩的心绪、彻痛的离别。

 

“只可惜Milky和Brownie没法带走。”

“菲利普!你快离开我了...脑子里想的还是那两只兔子!!”罗伊斯忍着悲伤,假装气鼓鼓大声说道,他抹了一把额前的水珠,二人又都笑了起来。


 

“我会想你的马尔科...”

“我也是。雨大了快上车吧。”

罗伊斯轻吻一下拉姆的脸颊,他感受到了凉凉的雨水和温热的泪珠。

菲利普坐进车里,透过沾满雨滴的车窗,勉强微笑着冲他挥手告别。

 

只愿你一切安好。

 

罗伊斯转身接过从屋里奔出来的女佣递来的黑雨伞。


他仍觉得不大放心,走到车旁撑着伞的比他高一头的默特萨克身边,轻声道,

“我把菲利普托付给你了...不管怎样要照顾好他。”

“我知道的...”默特萨克微微低头,“我不能没有他。”高个子的眼神里有说不出的情愫,话毕,他挥挥手也坐进车里。


 

蒂莫和珊姆一辆,佩尔和菲利普一辆。

罗伊斯一个人撑着黑伞站在路旁,车子开走溅起水花沾湿了他的裤腿。

菲利普终于精疲力尽的靠在佩尔的肩膀上,侧头注视着车窗上雨水珠聚集成的小水柱一个接着一个的滑落。就这样他们驶向柏林,驶向属于菲利普莫测的未来。

 

 

 

罗伊斯一直看着两辆车消失在视野里,他才缓缓转身往家走。今天,他想一个人回去,踩踩水花,雨水粗重的打在额头上。看着远处灯火闪耀,雨水贯彻整个黯淡宁静的小镇。

 

 

关于飞逝而去的少时雨季,一切过去的事的确都无可避免的打了封印,在背景里暗了下去。

时光其实始终超越人的想象,心可以走到时光的前面,所丧失和接受的东西,依旧要遵循时光的原则。一直抓紧不放的错觉和幻象,最终要被迫对它们学会放手。时光把它包裹住的礼物赠予,只需不带遗憾地前往。

曾经爱过的人,曾经做过的事情,以后会懂得的虽然诚实但并不正确。

 

 

 

 

 当罗伊斯浑身湿透地回到家时,大雨已经停了,月亮藏在厚厚的浓雾后面,星星也掩住了光亮,今夜比平时更黯淡。


他脱掉身上被雨水打湿的蓝色衬衫和白色亚麻裤子,跨进了放满温水的浴缸里,水面上飘浮着几片洗净的薄荷叶子。他闭上眼睛,完全的浸在水中感觉自己在无尽大海里一条孤独无依的小船上。一天的疲乏剩下的唯一念头就是赶快钻进马茨的怀抱里,深深的呼吸着令人安心的青草味道。

 

 

 

今夜是第五晚,胡梅尔斯如约的悄悄来到罗伊斯的窗前。

他一跳进屋子就被金发少年狠狠的拉进怀里,马茨先是一惊然后紧紧地拥住臂弯里的人儿。马尔科靠在胸膛上婪的享受这温暖,没有说话直接把恋人拉到床上,吻上男人的嘴唇,捉住对方的大手抚摸自己睡衣下的腰身,他现在最迫切的就是被触摸、被征服,让情欲吞没自己。

 

马茨任由他的任意妄为,任由少年缠在他的身上,为他脱去衣服,二人的唇瓣又一次接触在一起,辗转着磕碰着,当两张唇相互纠结在一起时,痛苦好像被抚平了,好像消失不见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这个吻上,它是两个生命的精华。

他的嘴唇咸咸的。

 

也许是马尔科的主动点燃的欲火,马茨的动作比平时更加猛烈,他搂住少年白皙光滑的后背,二人紧紧地胶着在一起,罗伊斯的心贴着他的胸膛跳动。汗水沾湿了男人深棕色的发丝,掉落在少年的大腿上,带着温度。

 

 

当胡梅尔斯最终把他疲倦的身体靠在罗伊斯布满吻痕的身上,当他的胸口和小腹汗水淋漓地贴住少年的后背,激情褪去,终于停下来时,他们的双腿自作主张、不受控制的那样缠绕起来。

 

这间卧室是一艘船。在时而宁静而澎湃的大海中行驶着,寻找着平静或者动荡的海岸停靠。阳光极其耀眼,热浪阵阵袭来,水面一望无际,接着出现了海岸,船儿一直不停地左右摆动,上下颠簸。他们是迷航的水手,驾驶着一艘醉意的船。

旅途仍在继续。少年之间的爱,本身便包藏着一切惊叹与激情;它既绝望有强烈,随时面临着熄灭的危险,却恰恰受上天恩典达到了巅峰。一次拥抱,就能聚拢起整个生命。


 

胡梅尔斯把他的手伸向罗伊斯完美的脸庞,穿过他金色的头发,吻上他的嘴唇。二人又一次倒在床上,在凌乱的被单里打着滚。



#TBC

thx for reading <3


评论(23)
热度(25)
© Blood_Sex_Booz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