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_Sex_Booze

weibo: _啾啾叽
欧美: 漫威、汉尼拔、DC、POI ,etc.
游戏: 恶灵附身
长期占SW坑哈哈哈哈
杂食党 但尊重各位的CP爱好

不定期更新 :D
谢谢关注我的你们 <3

Where The Heaven We Are (二战AU,06)

Note:

主胡萝卜丝,副姥姆,二战AU,

这几天都没更,好对不起各位小伙伴QAQ,

本来应该多写一些的,明天再更,

明儿把希拉弄掉,专心写姥姆【什么!!】

开头配的是顾城的诗,

本章涉及胡媚儿身世,

碎碎念的我也是醉了,

祝阅读愉快=3=








六、


 

再见 

 

你默默地转向一边

面向夜晚

 

夜的深处

是密密的灯盏

 

它们总在一起

我们总要再见

 

再见

为了再见

 

 




 

清晨在小溪边的散步,拉姆才被告知,希尔德布兰下午会接他去柏林的办事处。

看着拉姆蓝色眼睛里无限期待的闪光,默特萨克宠溺的微笑着,揉了揉小个子少年的暗金色头发,空气里弥散着朝露后的蔷薇香混合苦涩。

他们走到溪水旁的蔷薇丛间停下,默特萨克半躬着身子,很自然的帮拉姆把睡衣掖进外套的米色针织衫里,又整理好衣领,动作亲昵但又纯洁。拉姆不是铁打的心,十七岁又有些早熟的他,总归知道身前的高个子是对自己有意的,如果不是小希早就占据在他的心里,也许自己会爱上佩尔吧,也许... 

只是,有些人,一旦遇见,便一眼万年;有些心动,一旦开始,便覆水难收。

 

 

“蔷薇在朝露里或微雨后开的最好,”默特萨克打破了二人之间的沉默,他折了只微红通透花瓣的蔷薇,小心翼翼的摘去了枝上生的刺,把开的正好的花朵别在拉姆针织衫胸前的小口袋里,

默特萨克没再说话,只是扬起熟悉的笑容,打量着身前的小个子,粉白色的花瓣衬着拉姆白皙的肌肤和湛蓝色的眼睛,在雾气的清晨,别有一番少年的韵味。

 

“佩尔,你会陪我们回柏林吗?”拉姆回过神,看着自己胸前的蔷薇,脸颊微红的问道。

“会的。”默特萨克看着身边人儿,微微勾了嘴角。他只是想在短浅的时光之溪中,抓住机会用最长久的时间陪伴着菲利普,不论任何方式。

 

“下午就要见小希了,我有些紧张。”拉姆显示出少有的羞涩,微微扯拽着自己的丝质睡裤。

“没问题的。天亮了,我们回去吃早餐吧。”

 



 

 

与此同时,小镇的另一角。

胡梅尔斯拥着怀里的金发少年,睡得正熟。是第四晚。他们在窄小却温馨异常的阁楼里。

初晨太阳的光芒,照进暗暗的屋里,暖暖的洒在窗边的小床上。他们在充满阳光与爱意的氛围里醒来,每晚又在热情混着情欲的气息里睡去。

 

 

罗伊斯穿着恋人宽大的深色衬衫,窝在楼下柔软的旧沙发里,厨房里传来阵阵煎蛋的香味,

“马茨,我好饿哦。”少年腿上盖着藕荷色小毯子,玩弄着手里的黑色戒指,一夜旖旎确是耗费精力的,现在罗伊斯只觉得饥肠辘辘。

“快来吃吧。”胡梅尔斯穿着圆领短袖衫,端着两个盘子走出厨房,他脸颊和下巴上是没来得及刮的青色胡茬,蓬乱着棕黑色的头发,仍是眯着眼睛冲他笑。罗伊斯点点头,快速把自己的金发梳服帖,然后掀开毯子走到餐桌,他只罩着衬衫,修长笔直的双腿光裸着,白皙的颈上是深深浅浅的粉红色痕迹。

 

“哇!好棒!”罗伊斯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叹,走到胡梅尔斯身边,踮着脚尖奖励恋人一个早安吻。

餐桌上是两杯英吉利红茶,烤制的金黄色吐司片和火候正好的煎蛋,还有几块让人十分有食欲的咸塔,贴心的马茨又把沾着水珠的樱桃放进小碗里。虽比不上家里的早餐那么精致,但这份恋人亲手制作的足够让罗伊斯心里甜蜜好几日。

 

 

胡梅尔斯今天要陪着罗伊斯的父亲同去几里外的大牧场,察看母奶牛们产子的情况,而收到拉姆短信的罗伊斯得留在镇子上送挚友离开。


罗伊斯很清楚,菲利普去柏林虽不如马茨那么凶险,也有两位党卫军上层可以照顾他,但也是一别再难相见。而他与希尔德布兰的感情纠葛不知道在那边的大城市会酿成什么,因为同性恋是很难公开的恋情,甚至很有可能会影响他们未来的官途吧。如果菲利普和他心爱的人都是在这种小城里,也许会好过很多吧。

罗伊斯又想到他和马茨只剩下三个夜晚,而最后一夜他们是无法独处的,只觉得心口想被一口大钟闷住似的,黑漆漆的又憋疼。忽而他不自觉的想起二人床笫之间的对话,除了绵绵的情话以外,还有一些震荡罗伊斯内心许久的言语...

 

胡梅尔斯是个没有父亲的孩子,他的出生簿上也只写了母亲的名字,对于一个母亲而言,等于被冠上了“未婚妈妈”的耻辱。他说起这种名声的不堪,仿佛肩负重担,仿佛是一种犯罪,说起那些嘲笑、那些背后的侮辱,还有那些伪善的、自以为充满仁慈的卫道士们如何责难的这对母子的。

他说:有时候,我宁愿自己有个死去的父亲,而不是根本没有父亲。然后他开始回忆充满讥笑痛苦的童年,幼时的他不得不编造出一个冒险者、旅行家父亲,当然孩提的谎言总会被拆穿,这种伤害在记忆里持续时间最长。

他很早就知道自己不会有小孩,这在青春期已成定局。因为他发现自己更喜欢男人,也永远不会和女人享受鱼水之欢。

 

马茨变得有些消沉,他说,他是一个既没有父亲,有没有兄弟姐妹的男人。就像一个东西被搁在世界里,又和世界没有联系。在他死的时候,消失的不仅是名字,甚至他整个人生的灰飞烟灭。

 

“你呢,马尔科,你愿做记得我的人吗?”

“今天,你还活着。我不知道如何用过去时谈你,用过去时想你。”

“无论我的死期是什么时间,你会是那个记得我的人,不是吗?”

“无论发生什么,我们的亲密无间的瞬间...你拥抱的力量、你在我脖子后的呼气、你的沉默、你的话语,统统会延续着...还有你的目光...”

“你总算开了口。和往常一样,你说的话总是很美。”

“假如某一天,我们无法再相见,我一定会清楚地记得你的眼神。”   

 那双迷人的、坚定的、充满期待和柔情的棕色眼睛。


 

罗伊斯知道胡梅尔斯有个很小的日记本,他提起过几次,里面有几张马尔科的黑白照片,还有一些句子,以及一些让他记在心里的事,酷暑的寒冬正等着他,他需要一些让自己取暖的事,大部分都属于那个夏天的金发少年。

而马尔科自己也会把所有的话写在学校的练习本上,偷偷在上面乱涂乱画,如同一位坠入爱河的小姑娘。这些话是用来书写发生过的事情的痕迹,以自己的方式,回应了马茨提出的恳求:我要将我们的生命从以往中拯救出来。

 


 

除了自己的故事,难道还能述说别的事吗?







#TBC

谢谢大家=333

评论(22)
热度(26)
© Blood_Sex_Booz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