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_Sex_Booze

weibo: _啾啾叽
欧美: 漫威、汉尼拔、DC、POI ,etc.
游戏: 恶灵附身
长期占SW坑哈哈哈哈
杂食党 但尊重各位的CP爱好

不定期更新 :D
谢谢关注我的你们 <3

Where The Heaven We Are (二战AU,02)

Warning:

胡萝卜丝,二战AU,

今天微微发烧了,相比第一更可能并没有那么精彩,

非常清水的一更 ;3,

二战史实并不是了如指掌,如有漏洞请多包涵。

注意:单引号里是罗伊斯的日记引用!

祝阅读愉快=3=






二、


仲夏之时,慵懒的午后,黑白花纹的猫咪在围墙边阴影处踱步,宅子后面的果园里大片樱桃树上挂满红澄澄的果实,不远处堆满了收获的红樱桃,一切都应着富家生活的闲适。

罗伊斯躲在书房里读书,他撑着下巴抿了一口红茶,解开几粒衬衫扣子,一个人半卧在来自东方的贵妃榻上打盹,思量着今天无聊的夜晚如何打发。

 

突然,楼下传来女管家胡梅尔斯太太的惊呼和下人跑动的声音,惊起窗边乘凉的白麻雀,罗伊斯的思绪被打断了,他揉揉额角,刚准备起身下楼看个究竟,门就被一个笨拙的侍女撞开了,


“发生什么了?”罗伊斯少爷面无表情,摆弄着衬衫胸前的扣子问道,却不知领子大开着露出他白皙的脖颈和胸口。

侍女脸颊上浮现一阵绯红,说话变得十分不利索,“啊少爷...胡梅尔斯太太的...儿子马茨...”

“什么?!你快讲!!”罗伊斯听到马茨的名字,蹭的一下从榻上坐了起来。

“他回来了!!”侍女看到少爷忽然着急的样子,有些紧张的扯着裙边说道。话还没说完,金发少爷已经从侍女身边飞速走过,慌乱的整理着衬衫奔下了楼。

 

 ‘而你,马茨,却连招呼也不打,便带着自己和关于尸体、炮弹、战壕泥泞的恐怖经历,出乎意料的来到我的生命里。你,连同难以理解的可怕故事、难以言表的痛苦,突然地出现在我面前...’



 罗伊斯毫不顾忌下人的窃窃私语,一口气奔到了宅子前的花园里。

 

那时,马茨背着重重的行军包,正揽着怀里的快要瘫倒的胡梅尔斯太太,帮她擦拭不断涌出的眼泪。母子重逢让母爱泛滥的如决堤之水,一覆难收。

马茨强忍着泪水,他不该哭。

 


罗伊斯停在离这对儿母子十步远的地方,他不太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只是呆呆的站着。

午后的阳光洒在如雕塑般精致的胡梅尔斯身上,他本白皙的皮肤因为在战壕中日日的暴晒而变成暗淡的颜色,脸颊边生着浅浅的胡茬。他细细的打量着带着胡茬与旅倦的青年人,不再是以前一起嬉闹的青涩少年了,他长大了,真正的。


罗伊斯似乎嗅到胡梅尔斯身上经过战争的洗礼,带着绝望麻木的,一种不属于年轻人的味道。

 胡梅尔斯感觉到了不远处少年的气息,他抬起头,对上罗伊斯充满雾气的碧蓝眼睛,他悲伤疲倦立刻消散几分,取而代之的是重逢的欣喜与渴求爱人抚慰的眼神,让罗伊斯看得心头一颤。

 

女管家回了头,她用袖口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踮起脚尖亲吻了胡梅尔斯的脸颊,便拿起儿子的行李走回了隔壁的小屋。她步子很慢有些站不稳,这位母亲在残酷的战时,盼望着每一封来自前线的家书,或是潦草几个字,或是拍摄失败的证件照,她在等待与恐惧中煎熬了太久太久了,突然凝聚在这一秒,使她无法承受时间交织凝结带来的重量,又一次泪流满面。

 


此时此刻,偌大的院子里只剩下胡梅尔斯和罗伊斯二人,他们几乎可以听到对方的呼吸,微风裹挟着绿草的清香撞进苦涩的心上。

胡梅尔斯穿着二十岁的军装制服,微眯着浅棕色的眼睛,好像在说:抱住我吧,至少让我不再是德国东部战壕里的无名小卒和一个又灰又暗的影子,让我一个人沉溺在你阳光温暖的怀抱里,让我们忘记和失去的一切回来吧。抱住我,什么也别想。

 


下一秒,胡梅尔斯就被比他矮半头的少年拥进了怀里。

罗伊斯最先感觉到的,是他抱住了这个战士的痛处,同时抱紧了战争,闻到了战争的味道,触到了它的强硬,就像冰腻光滑的大理石,一具没有温度的尸体。罗伊斯努力不把对方推开,不被恐惧吓倒,思量着他到底承受了多少的攻击,才会被人拥抱还如此僵硬,想象到他曾经被铁丝网重重的割破,被敌人炮弹的冲击撞伤,被沾满火药的子弹擦着飞过,以致于身体早已习惯自我保护。

胡梅尔斯微微一愣,随后把少年重重的揽住,紧紧贴着他璀璨的金头发,仿佛要将罗伊斯碾入自己的骨肉之中,他感觉到热腾腾的呼吸喷在自己胸口,带着生命的力量,无言的拥抱,更像是他的重回人间,也像是对少年的一场洗礼。

 




当胡梅尔斯清洗掉旅途的倦怠已经是傍晚了,二人肩并肩的坐在无人的草场,天气也褪去了燥热,耳畔只有声声虫鸣,罗伊斯托腮讲着家乡的变化。

胡梅尔斯嘴里衔着青草安静的听着,忽然转过脑袋,

“马尔科...”他放纵着眼神,细细的打量着身旁少年的脸,从眉梢一直到唇角,“你不一样了...”罗伊斯刚要开口问哪里变了,

“变得更迷人了。”胡梅尔斯看出了少年的疑惑,他眼里闪着笑意,然后抬起手捏起罗伊斯的下巴,四片唇瓣慢慢靠近,不紧不慢的碰在一起。少年微微一惊,便顺势搂住男人的脖子加深这个吻,在空旷的草地上,在许久未接触的二人顿时擦起了火花。


这一瞬间,似乎什么也没发生,但这就是它的全部。

 

 

 


*摘自马茨的日记,

“欧洲大陆战事的胜利,为我们带来了七天的归乡休整,我不太愿意告诉你我的归期,也不想再回到那冰冷的牢笼里。”

 

“我早就知道,甚至比你更早知道。我默默地、偷偷地爱上了你。但对你的渴望随着战争的到来而爆发,就在我奔赴战场的前一夜,你吻了我。从此便成了我挂念于心的人。这两年,你的形象一直伴随着我,从未离开,是你帮助了我度过难以置信、令人窒息的恐怖日子。你,一直和我在一起。”

 

“而现在,你正躺在我身边。”





#TBC

thx for reading =3=

评论(12)
热度(29)
© Blood_Sex_Booz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