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_Sex_Booze

weibo: _啾啾叽
欧美: 漫威、汉尼拔、DC、POI ,etc.
游戏: 恶灵附身
长期占SW坑哈哈哈哈
杂食党 但尊重各位的CP爱好

不定期更新 :D
谢谢关注我的你们 <3

Where The Heaven We Are(二战AU,01)


Warning:

一个中长篇的二战AU,

主胡萝卜丝(士兵胡梅尔斯x少爷罗伊斯),

副希拉,姥姆【暂定】,

有点肉渣渣,不过今天这更木有quq,

先发上来试试,督促自己不弃坑,

有虐有甜=3=

祝试读愉快。





一、



“世界以它的痛苦同我接吻,而要求歌声做报酬。”

                                                                                           ——《飞鸟集》

 



马尔科·罗伊斯与这个世纪一起降生。他十六岁。

 大家都说这孩子漂亮极了,如同向日葵般璀璨的金头发,澄澈的蓝眼睛,姑娘般的白皙皮肤,服帖的亚麻色柔软衬衫勾勒着他纤瘦的身形。


母亲说,马尔科的诞生与其说是个意外,不如说是上帝的恩赐,而对这个家庭来说更像是对纷乱惨淡世界的承诺。

 

到了十六岁,便是一种重生的胜利,毫无人性的战争也许更是如此,因为罗伊斯避开了战争,其他比他大一丁点,总爱嘲弄他的男孩子们,没能避开,他们都不在了。


于是,十六岁更像是他一个人的胜利,除了唯一的伙伴——父亲交好的伯爵先生的小儿子菲利普·拉姆以外,罗伊斯的两个姐姐也都纷纷嫁了人,而他总是形单影只,身边围绕着的也都是悉心照料他的女仆们。

 

在这个十分安逸的德国小镇上,几乎嗅不到千百里之外,战场之上的刺鼻硝烟味、木材混着奇怪东西燃烧的焦臭、令人毛骨悚然的血腥味,这里什么也没有发生,除了夜晚下层居住区几声犹太商人的惨叫,和十几个穿着黑色制服的党卫军以外。

听大人说其余的犹太人都被带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



 罗伊斯知道战争正进行着,日耳曼的战士死在沙场,无辜的平民死在他乡,百万人流离失所。

战争更甚于毁灭;更甚于污浊的沙泥;更甚于撕裂肌肉穿过胸膛的子弹;更甚于坐在溪边望向战场煎熬的女人们——她们往往只是单纯的等着,期盼着那一封封从战场迟来的信笺,等待着无限推迟的归期;只是政治家们的游戏,却赔上了千千万的年轻生命。而身为大德意志的日耳曼人,他们并不应该感到可惜或者愤怒,因为一切都是为了帝国的未来,一个摇摇欲坠的愿望。但是在这个并不繁华的小镇,男孩子是很难当上党卫军的,更多只是像猪猡一样,一卡车皮一卡车皮的被运往血腥厮杀的前线。

 

罗伊斯却并不在意帝国的什么,镇上中学的教书先生们似乎一点都不上心,人人都安分的满足于现在不必拼杀于战场的生活。


战争是一件不真实的事情,罗伊斯的生活很远,在几百公里开外,同时战争又是一件虚无的事,完全阻止不了他去看戏、参加沙龙,依旧的生活。

 

 


书桌上随意放着一个有些陈旧的牛皮面笔记本,那是罗伊斯的日记本,里面写着一小段文字,

“战争就在这里。它还温存着你的笑声与容貌,马茨。

  战争正是和你一起,马茨·胡梅尔斯,带着淡淡火药的味道,闯进了我这个纨绔子弟无所事事的生活。”




#TBC

评论(6)
热度(23)
  1. 浅棠Blood_Sex_Booze 转载了此文字
© Blood_Sex_Booze | Powered by LOFTER